播放记录

央视剧评|《破晓东方》启示录

时间:2023-01-20 12:29:53阅读:4495
作为中国新时期新时代影视艺术创作的一道亮丽风景线——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佳作迭出,硕果累累。这是对人类当代文化建设重要的独特贡献。但在资源的开掘、题材的选择、艺术的创新上,是

作为中国新时期新时代影视艺术创作的一道亮丽风景线——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佳作迭出,硕果累累。

这是对人类当代文化建设重要的独特贡献。

但在资源的开掘、题材的选择、艺术的创新上,是否还会有新的发现、新的探索?

近期CCTV-1黄金时段播出的37集电视剧《破晓东方》,就以成功的艺术实践作出了令人信服的肯定答复。

填补题材空白

展现武能安邦 文能定国

《破晓东方》改编自已故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刘统的纪实文学作品《战上海》。

其以解放上海的第一年为时间切入,集中表现从“战上海”到“建上海”,即从“破坏旧世界”到“建设新世界”的翻天覆地变化历程。

其二,就“建上海”而言,指挥战胜突发的自然灾害、粉碎险恶的金融危机、打赢与不法资本家的“粮棉之战”、改良旧生产方式和经营方式、规避蒋介石的“大轰炸险情”……

这部《破晓东方》,坚持宏观的大历史观和鲜明的大时代观,深入开掘、合理配置了上海革命文化独有的这一资源,精准地聚焦于这一题材空白,显现出可贵的历史自觉和文化自信。

变文学为视听思维

创作力量优化组合 互补生辉

要成功地把原来以文学语言为载体的纪实文学《战上海》转化为以视听语言为载体的长篇电视剧《破晓东方》,绝非易事。

其中的关键,在于电视艺术家须在审美创造全过程中自觉地变文学思维为视听思维。

编剧之一的龙平平在答记者问时就强调,要运用之前创作《觉醒年代》的经验,把文学语言描述的可歌可泣、惊天动地的革命历史,从书本平面上可读可思的文字,努力转化为荧屏上立体的可看可听的具象。

而导演高希希则明言,在这种文学思维向视听思维的转化过程中,要在遵循电视剧审美的独特规律、发挥其独特优势上,下足功夫。

正是编、导心有灵犀的通力合作,加上张嘉益、刘涛、李泽锋、乔振宇等主演和摄影、美术、化妆、音乐、录音等方方面面人才的强强联合,才实现了创作生产力诸因素的优化组合,互补生辉。

这些合力铸就了《破晓东方》在思想上、艺术上、审美上都攀登上了新的高峰。

这一启示,弥足珍贵。

细节是历史的表情

审美呈现历史情状 历史氛围

高希希从执导《破晓东方》努力把宏大悲壮的历史史实转化为荧屏可视可听可感的具象的审美化创作实践中,提炼出一句深刻精准而值得体味的经验:“细节是历史的表情。”

历史是过往的故事,而电视剧讲好故事,尤其是讲好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故事,要靠细节去审美化地呈现历史情状和历史氛围。

激战胜利,人民解放军挺进上海,严格执行纪律,不进民舍,几十万战士都在雨中街头枕肱席地而眠。

这一情节,虽曾在很多影视剧中都已呈现过,但《破晓东方》在审美再现这一情节时却别具匠心地通过两个细节把当时的历史氛围及其历史内蕴直抵浸润观众的心灵:

其一是导演艺术虚构的,一位上海女工清晨从家门出来,见到战士睡卧大街,惊讶至极。

一个长镜头,直跟女工,透过她感动的视点,看到战士们带伤困顿,纪律严明……

这细节动人心扉!

另一细节是在有些历史影子的基础上加工的,民族资本家荣毅仁面对动荡,心情沮丧,准备离沪。

前夜战火轰鸣,次日清晨却鸦雀无声,他骑车出门查看,见大街上都是士兵,以为是尸体,仔细观看,原来是不愿惊扰百姓的人民解放军睡卧在那里。

这,令观众领悟:精彩的细节,的确是历史表达出的人心民情。

以人带事 事中有史 史中觅诗

聚焦于人的精神境界和心灵历程

一部大剧力作,以细节展示历史表情确不可缺,但同时也离不开对重大历史事件和故事的叙述,所谓“大事不虚,小事不拘”。

《破晓东方》中,描述了解放上海一年间历经的“关关难过关关过”的历史事件,既有军事战也有政治战、经济战、金融战、自然灾害战。

剧中陈毅与陈云的一段精彩对话,就概括了这些历史事件的深刻内涵。

全剧事事相连,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地引领观众穿行沉浸到那一年的历史氛围中去领悟思想营养和审美熏陶。

从攻克上海迟浩田三人智取千敌,到与不法资本家赵丰年之流的“银元战”“粮棉煤战”、与暗藏的敌特“嘉宾”之流的“肃特战”、与自然灾害的“台风战”……

所有这些事件的叙述,都坚持以人带事,事中有史,史里觅诗。桩桩件件,扣人心弦。

每桩事都有背景、有起因、有现状、有发展、有趋势,活跃其间并决定着事件发展趋势走向的是人,而每个人物都有来历和去处。

《破晓东方》自觉处理好了“叙事”与“写人”的关系,坚持聚焦于人的精神境界和心灵历程。

选角出奇招

神形兼备为佳 神似更重要

归根结底,电视剧是要塑造人物形象的。

但在饰主要人物陈毅的演员选择上,《破晓东方》出人意外地让已为广大观众喜爱的张嘉益担纲。

用高希希导演的话来说,“《破晓东方》有大家熟悉的特型演员,也在神形兼备的基础上对选角进行突破。带给观众一部有新时代表达方式和艺术创新手法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是我们创作的初衷。”

选张嘉益出演陈毅,确是奇招,也是难招。

奇招可能出新,难招却须翻越。

毋庸讳言,张嘉益确是一位用心用情用功的才华横溢的很有表现力的演员,但他在荧屏上塑造的一系列人物形象已深入人心,形成了一种审美接受的心理定势;加上他由于腰疾造成的独特走路方式,都容易给观众带来一种身不由主的鉴赏阻碍。

而之前几位在形似上胜于张嘉益的陈毅特型演员,他们塑造的陈毅形象也给观众的鉴赏心理形成了一种定势。

这两种定势相叠加,是张嘉益塑造新的陈毅形象的难关。

有着一定心理预期的观众初看《破晓东方》时,也觉张嘉益离心中的陈毅在外形和走势上有差距。

但一集一集看下去,慢慢地,觉得这个新的陈毅形象越来越在“神”上走进了陈毅的心灵,相信也走进了广大观众的心灵。

这又一次雄辩证明:特型演员以神形兼备为佳,但神似更为重要。

恰如高希希导演所说,“如果在两者之间必须有一些取舍,以神为主,形能靠上的,我们尽量靠,主要还是体现人物的精神和灵魂。因此,最重要的是演员的表现力。”

总之,《破晓东方》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审美化、艺术化实践,又增添了新的经验,给了我们新的宝贵启示。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会员中心